聯系我們

鎮江環保電鍍專業區

鎮江華科生態電鍍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地址:江蘇省鎮江新區鎮澄路198號

郵編:212006

電話:0511-85959999

            0511-85958008

傳真:0511-85956666

郵箱:[email protected]

網址:Http://www.vuuvhy.icu/

    古城鎮江

        3000多年前,周康王(前1026—前1001)分封“夨”為宜侯,如今的鎮江一帶即為“宜”地。1954年從鎮江大港煙墩山出土的國寶級西周青銅器“宜侯夨簋”及其126字的銘文無不充分折射出鎮江悠久而輝煌的歷史。
  在有文字記載的3000余年漫長的歲月中,鎮江曾多次更名:春秋時稱為“朱方”,戰國時改稱“谷陽”,秦朝時稱“丹徒”,三國時為“京口”,南朝宋在京口設“南徐州”,隋統一后改置“潤州”,鎮江之名自北宋至今。而每一次名稱的變化毫無例外地都打上了那個時代特定的政治或軍事意義的烙印。與此同時,每一次城市名稱的改動也都伴生了精彩的故事或傳說。

  鎮江是國務院第二批公布的國家歷史文化名城,有著極其豐厚的文化積淀。這里曾產生過許多令人矚目的傳世佳作,其厚重的精神承載力對后世的文明化進程催化出難以估量的作用和影響。那一部部如“日月經天、江河行地”般的作品至今仍閃爍著深刻而睿智的光芒——

  “十二部中國文學入門書”之一的《抱樸子》;

  中國第一部文學理論和批評專著《文心雕龍》;

  首開中國筆記小說先河的《世說新語》;

  中國文學史上第一部詩文選集《昭明文選》;

  中國文學史上繼《詩經》和《楚辭》之后現存的第三部詩歌總集《玉臺新詠》;

  “十一世紀的科學坐標”《夢溪筆談》;

  中國第一部體系完整的語法著述《馬氏文通》;

  中國著錄甲骨文字的第一部書《鐵云藏龜》;

  中國第一部醫學史專著《中國醫學史》;

  中國第一部完整的文化通史《中國文化史》等等。

  林林總總,不一而足。這既是鎮江這塊沃土結出的豐碩成果,也是勤勞智慧的鎮江人民對文明社會的真誠奉獻。

  源遠流長的歷史文化及鐘靈毓秀的真山真水陶冶了鎮江人的率真性情。

  滔滔東去的長江,渺遠幽深的大運河,萋萋的芳草,潺潺的流水,遠古的足音,如歌的天籟……總之,當人們漫步在這座城市山林的時候,隨處可覓那千古流芳的纏綿,隨時能夠感受到怡人的溫馨和浪漫。

  “京口連岡三面而大江橫陳,江旁極目千里,其勢大略如虎之出穴”寥寥數語便形象地道出了鎮江雄峻顯要的軍事地位。自秦漢起直到建國前,鎮江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譬如確立魏、蜀、吳三分下的赤壁之點,其發韌地便是鎮江;南宋韓世忠率八千精銳困十萬金兵于黃天蕩,殺得金兵丟盔卸甲倉皇北竄;元蒙滅宋那場具有決定意義的水戰,兩軍水師即會獵于鎮江江面;太平天國定都后更在這“東南鎖鑰”與清軍鏖戰長達十二年之久;抗日戰爭時期,新四軍“脫手斬得小樓蘭”的韋崗伏擊戰,奏響了江南抗戰的首曲凱歌;渡江戰役中,人民解放軍果斷地向妄圖阻礙中國革命進程的英軍“紫石英”號發起炮擊,終結了大英帝國在華的炮艦政策。諸如此類以少勝多、以弱勝強的著名戰例,在中國乃至世界軍事史上都留下可圈可點的記錄。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發生在十九世紀中葉的那場鴉片戰爭鎮江保衛戰。

  面對強敵,鎮江守軍同仇敵愾,直到全軍壯烈殉國。此戰意義深遠,震驚世界,雖敗猶榮。革命導師恩格斯在《英人對華的新遠征》一書中高度評價了鎮江軍民大無畏的英雄氣概:“中國士兵決不缺乏勇敢和銳氣。駐防旗兵總共只有1500人,但卻殊死奮戰,直到最后一人。如果這些侵略者到處遭到同樣的抵抗,他們絕對到不了南京。

  鎮江的開發,泰伯和仲雍固然功不可沒。其后歷朝歷代的治理,毫無疑問地起到了承上啟下的的作用。然而從蠻荒過渡到繁華卻不能不提及歷史上幾位頗有作為的帝王,而首當其沖的便是名播華夏的始皇帝贏政。

  公元前210年秋,始皇開始了他在位的最后一次巡幸。“因山為壘,臨江望海”的鎮江風貌令他心生不悅,遂遣3000赭衣囚徒鑿破京硯山開渠以破“王者之氣”。赭,紅也,這便是鎮江別名“丹徒”的由來。但正是這一負氣之舉造就了江南運河的雛形“曲阿”。由是,滾滾長江之水得以沿此124公里長的人工河道折射東南,與春秋時期夫差、范蠡所開渠道相連,逶迤東去常州、無錫,直達蘇州、杭州。

  四百余年后,東吳孫權登上了歷史舞臺。這位卓有見地的政治家、軍事家立國之初便首選鎮江為都城。南宋詞人辛棄疾在《南鄉子·京口北固亭懷古》一詞中有感而發道:“何處望神州,滿眼風光北固樓。千古興亡多少事?悠悠。不盡長江滾滾流。年少萬兜鍪,坐斷東南戰未休。天下英雄誰敵手?曹劉。生子當如孫仲謀。”抒發了重整舊河山的胸臆和對英雄人物的景仰追思。

  歲月的河流在負重中緩緩流淌著,當歷史長卷翻到南北朝這頁時,鎮江的地方經濟又得到了一次相對穩定發展的機會。

  歷史跟始皇帝開了個玩笑,那3000赭衣囚徒壓根就未能破壞鎮江“王氣所鐘”的風水,進入南北朝之后,這片質樸的土地一連出了宋齊梁三代皇帝。尤其值得稱道的是,南朝宋開國之君武帝劉裕、其子文帝劉義隆及后來的齊高帝蕭道成、梁武帝蕭衍等出自平民或寒門的帝王們,在其執政的一個多世紀里,較為昌明的政治和頗為強盛的國力有力地推動了鎮江乃至整個江南地區的社會發展。正是這個時期,鎮江展現出了全國大都會的風采。

  歷史總是在探索中尋找著突破的方向。光陰如矢,彈指一揮。僑民和土著的有機融合,南北經濟及文化的碰撞,催生出全新的經濟和文化結構。一代宗師范文瀾先生高度評價說:“中國古文化極盛時期,首推漢唐兩朝,南朝是繼漢開唐的轉化時期。唐朝文化上的成就,大體是南朝文化的更高發展。”文化的高度發展,帶動了經濟的繁榮,鎮江的崛起越來越令人矚目。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结;